野花青梗不远
医箱内古老姓氏不远

【一八】假如佛爷是日军间谍(17)

二更的我要夸夸☺️☺️☺️
——————————————————————————
齐铁嘴被人救走了。
张启山特意放出的死讯能唬住其他人,可是糊弄不了九门的当家们,齐铁嘴的本事没有人比他们见得更多,而张启山和齐铁嘴的纠缠也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
其他的各门当家一直在寻找着齐铁嘴的下落,却始终没有消息,甚至后来,他们甚至想硬闯张府去找张启山问个清楚。
还是解九爷有门路。
那天,九爷从手下那里收到消息,清晰详细地说明了齐铁嘴的所在和张府守卫换班的时间。
消息来源可靠,各门当家定好计划,当晚就把齐铁嘴从张府偷了出来。
张启山对此却没有任何表示,只是自那之后,张启山的书房灯光彻夜明亮。
过了不到一月,长沙又起了一场大火。
  好像这座城市总是免不了这样的劫难,不过这次,被烈火包围的,只有那栋恢弘的张府宅邸。
  火从正门和后门同时燃起,火势猛烈,府中的人被打得措手不及,饶是平日里训练有素的军人都免不得有些惊惶,一时间偌大的张府充斥着尖叫声,管家站出来,尽职尽责地指挥着下人们灭火,而张日山则三步并两步地冲上二楼直奔张启山的书房。
  楼下一派兵荒马乱,可是楼上却依旧一片死寂,张启山的书房甚至连门都没有打开过。
  再顾不得什么尊卑长幼,张日山一脚踹开书房的门冲进去,然后看到了他的长官,他的堂哥,穿着那身无比威风的军装,伫立在窗前,看着楼下的快速蔓延的火光。
  “佛爷,火势太大,无法控制,请佛爷……”
  “日山,”张副官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张启山打断,“带府中的人离开吧。”
  “请佛爷随我一同离开!”张日山向前迈进两步,不由得拔高了声音。
  张启山终于回过身,披风的底端随着他的动作划出好看的弧线,张启山看着眼前这个一直跟随他的堂弟,想起他们离开家乡的时候,他自己还是个孩子,张日山则更小,他一路带着他,经历过苦难,经历过危险,看着他从他的堂弟变成他的副官,看着他成长到跟他并肩,其中的艰辛张启山都看在眼里,他知道自己犯了很多错,也知道自己会是什么结果,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只是,这结果不应该让任何人来分担。
  “日山,离开家乡,有十年了吧。”拍拍他的肩膀,没有理会张日山的话,反而另起了话头,“也很久,没听你再叫我哥了啊……”
  “……哥”,张日山抿紧了唇,微微低头掩饰着眼中已经泛起的泪光,他几乎是张启山一手带大的,所以他足够了解他的想法。
  “这些年跟在我身边,辛苦你了。”张启山平日里的俊颜多冷,他的笑容就有多美,美得几乎能化开凛冽寒冬里所有的冰霜,可是就是那么美的笑容,看得张日山的眼泪完全停不下来。
  “怎么还哭了呢,”张启山摘掉手套,轻轻擦去弟弟已经沾湿了满脸的眼泪。
  “哥,佛爷……跟我一起离开这里好不好,求你了,留着命,一切都能重新开始,我还跟着你,好不好?”
  “傻小子,”像小时候一样,轻轻拍了弟弟的头,“哥走不了也不想走,远方回不去的家乡,这里离不开的人,哥已经把所有都倾注在这了,可能从很久之前,我就在等着这一把火,今天终于等到了。”
  说着张启山一把把跟他差不多高的副官揽进怀里,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揉揉他后脑的头发,像小时候那样安慰他,“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功成身退也好,兔死狗烹也好,这都是我应得的结局。可是你不同,你还有得选,你还有你的任务,你的职责,你还有机会,你要带着府中的人逃离这里,这把火为的是我,所以没有任何人需要陪葬。”
  说完,丝毫不给副官拒绝和反驳的机会,三两下把人推出书房,看着他秀气的小脸上涕泪纵横,摇摇头无奈地笑着,“张副官,我张启山现在作为你的长官,给你最后一个命令,带领张府所有人撤离到安全地点,然后继续你应该做的事,听懂没有?”
  “……”张日山擦擦眼泪,却没有答话。
  “听懂没有?”张启山压低了声音,威胁之意一目了然。
  无奈,张副官只好回答,“是,佛爷……”
  点点头,张启山又放柔了声音,“走吧,别再回来了。”说完,缓缓关上了书房的门。
  从渐渐合拢的门缝里,他看到了他的副官,他的堂弟抬起手,给他敬了最后一个军礼。
  火舌舔着张府的每一处,火焰燃烧着木材的噼啪声渐渐扩大,张启山听着副官的脚步声远去,从窗口向下望去,看着副官带领着府中上下从火场逃离,他终于放下心,静静地等着橘红色的火焰把这最后一间包围。
  他很平静,是的,他应该平静,等待了许久的解脱终于要来临,他终于不必再夹在责任和道义之间左右摇摆,不必再因为背叛了友人又失却了忠诚而悲伤,不必再因为伤害了最爱的人而觉得痛苦。
  是啊,这是件多好的事啊。
  他终于可以死了。

评论(4)
热度(34)

© 🦋美霆的兔耳朵冷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