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花青梗不远
医箱内古老姓氏不远

【一八】假如佛爷是日军间谍(18)

虽然名字叫《假如佛爷是日军间谍》但是这故事其实跟谍战半点关系没有,这就是俩男人的爱情故事【又想吐槽自己明明恋爱经验为零偏偏憋足了劲写俩老爷们儿的感情戏】
最近的更新速度是不是很棒棒呢?是不是要夸夸呢?
———————————————————————
偌大的宅邸,终于只剩张启山一个人了。
  张启山想起了很多事。
  他想起了第一次来到长沙时候狼狈的自己,第一次见到的齐铁嘴,第一次把齐铁嘴压在身下时他漂亮的眉眼。
  还有他们的相识相知,他们的相随相爱,他们的决裂,他们的彼此折磨,他给他的伤害,他还他的痛苦,还有他毫无留恋的离开。
  可能是上辈子欠了他的债,才让这辈子的他们爱恨不能,留不住也舍不下。
  不过好在,这一切马上就要结束了,老八再也不会因为他的背叛而纠结,也不会被他伤害,他的老八可以继续做着他的逍遥仙人,他也应该学他,走得十足潇洒。
  他静静地听着房间外被火燎过的地方噼啪的坍塌声,心情比什么时候都平静。
  可是突然,一个声音蓦地出现,融合在火焰的燃烧里,那样的突兀,那样的不和谐。
  那是脚步声,急促又不合时宜,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了他书房门口。
  张启山以为是副官又回来了,拉开房门,刚想训斥,却被一个檀香味的身体撞了满怀。
  “老…老八?!”
  张启山看着怀里的人,还穿着他熟悉的深红色长衫,手下还是他抱惯了的柔软身躯,这不是齐铁嘴还是谁。
  用力一拽把人拉进房里,大力甩上房门暂时隔绝了已经窜上的火苗,看着把脸埋在他肩膀的人,张启山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心慌。
  “你来干什么?!不知道多危险么?!”他自问从来没这样厉声地跟齐铁嘴说过话,但是现在可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他一边检查着齐铁嘴有没有哪里被伤到一边想着怎么把他安全地送出去。
  而齐铁嘴低着头不回话,他把脸埋在张启山的颈窝,深深地吸气,让他身上混合着烟草和血腥的凛冽味道充斥鼻腔,好像这样就可以一辈子记着,刻进灵魂深处就不会再忘,“佛爷。。。”闷闷的声音传来,神奇地缓解了张启山的焦急。
  收了收手臂,张启山把他往怀里按得更紧,声音也恢复了往日的低沉温柔,“傻老八…你来干什么,水火无情的,万一伤着了怎么办?”
  “佛爷,”齐铁嘴用侧脸蹭蹭张启山的脖子,还是像从前那样亲昵,就好像他们之间从没变过一样,“为什么不离开?你如果想走,什么都拦不了你不是么?”
  “走不了了,张启山抹灭了从前,也割断了未来,这把火我等了很久很久,终于等到了,你说,我怎么能走呢?何况,这可是你齐八爷送给我的,我怎么能不收呢?”
  “佛爷,原来你什么都知道…那老八最后再问你一次,你……”齐铁嘴的眼中闪现出一丝希冀,但是对上张启山深邃且平静的眸子,他才知道他的想法太天真。
  “别说了,老八,别说了,”没等齐铁嘴说完,张启山就打断了他,他没有放开抱着他的手,只是摇摇头,“你想问什么我都知道,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不后悔,一点也不,现在不会,永远不会。”
  虽然他的答案齐铁嘴心里早就有数,但是亲耳听到之后,齐铁嘴还是无法接受。
  “老八,我……唔……”说到一半的话被胸腹上剧烈的疼痛打断,低头,一把尖锐的匕首刺在自己身上,匕首另一端握在齐铁嘴的手里,刀刃反射着冰凉的光,混着自己温热的血,一直染上齐铁嘴葱白的指尖。
  张启山在利器刺进身体的时候本能地握住了它,可是掌心里齐铁嘴的手在挣扎,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放开了他,即便到这时,他都不想违背他分毫,而他这样的让步就像是一种默许,默许了齐铁嘴好像不解气一样一刀一刀地刺着他,直到彼此胸腹间的衣服全被张启山艳红的血染透,他才发泄一般把匕首远远抛开。
  其实,奇门八算的齐八爷想让一个人死,有的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方法,可是他偏偏选了最直接的一种,他不得不承认,他太了解张启山,他的心里比谁都清楚他根本不会反抗。
  张启山已经感觉不到痛了,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他只觉得冷,他怕齐铁嘴也会冷,所以他抱得更紧了些,还拉起自己的大氅,直接把齐铁嘴裹进怀里,顺便遮住了狰狞的伤口。他的口中已经尝到了腥甜的鲜血味道,脸色也愈发苍白,他抱着齐铁嘴,像是想从他身上汲取一丝丝温暖,“老八……”刚一开口,鲜红的血就涌出来,丝丝缕缕地滴落在齐铁嘴的肩头,“……老八,我死了之后,你会不会好好生活?”
  “会。”
  “……能不能忘了我?”
  “能。”
  “那就好……”
  张启山终于支持不住,他松开紧抱着齐铁嘴的手慢慢地倒下去,就在他马上要倒在地上的时候,齐铁嘴终于伸手主动地抱住他,顺势坐到地上,让他躺在自己的腿上。
  “张!启!山!”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呵……”看着齐铁嘴还是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的表情,张启山轻轻地笑出了声,他的笑容还是那么甜,美得让人心惊,如果忽略他唇边刺眼的鲜血的话。
  “我都要死了……你就跟我说句实话,还恨我么?”
  “恨!我恨死你了!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看着他嘴里说得恶狠狠,眼里却蓄了满眶的泪,张启山用尽力气凝起宠溺的笑容,撑起身体最后一次吻了齐铁嘴。
  “你呀……”

评论(23)
热度(31)

© 🦋美霆的兔耳朵冷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