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花青梗不远
医箱内古老姓氏不远

【一八】现代小段子

下雪了。
齐铁嘴收好看了一半的书,转头看向窗外,突然心血来潮想去接自家那个下班。
他万事随心惯了,也不管张启山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待在暖和的家里不要乱跑免得受凉又生病,穿上厚重的冬衣围着长长的围巾整个人裹成个球就出了门。
室外的温度确实比温暖的房间低了不少,但是裹得严严实实的齐铁嘴也没觉得多冷,还淘气得一步一步在平整的雪地上印着脚印。
他没怎么着急,就一步一步地走去了张启山的公司,到了楼下,抬头看看整栋灯火通明的大厦,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他知道,张启山的公司在关键时期出了内鬼,公司的机密数据被泄露给了对手,全公司的人加班加点了一个多月,才险险度过这次危机,目前仍然在整顿中。张启山虽然回到家里怕他也跟着糟心所以没有多说,但是齐铁嘴毕竟是他的枕边人,光看着张启山即便睡着都紧皱的眉头也能知道事情多严重。
幸好,事情还没闹到一发不可收拾。齐铁嘴想,否极泰来,以后应该越来越好了吧。
这么想着,他慢慢踱进了公司,前台的妹妹温温柔柔,看他出现在这里神色不免有些惊讶,齐铁嘴笑笑,露出俏皮的小虎牙,摆摆手阻止了她要内线给张启山的动作,表示他自己上去就可以,临走还不忘把来时买的小点心留给她当慰问品。
张启山有点烦躁。
不,不是有点,是特别烦躁。
公司的问题让他很久没能好好陪陪齐铁嘴了,由于涉及的问题很多波及面很广所以解决的战线比他想得要长,仔细算算,他甚至都很久没有和自家爱人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欢爱了。
身体都没什么交流更别提什么灵魂的碰撞了。
这种种都让张启山分分钟想撂挑子不干。
所以齐铁嘴敷衍着敲了两下门就推门进来的时候,张启山差点发飙。
但是看见来人是自家老婆之后,张启山瞬间脸就变了。
据他秘书也是他堂弟张日山后来回忆,他堂哥一看见堂嫂,就从鏖战沙场的一杆染血的枪变成了三月江南的一汪柔情春水,整个人都解冻了一样,笑成个年画里抱鱼的胖娃娃。
当然,后来张启山知道这番话之后给他派了多少工作……陈皮表示,能有半个多月不腰疼的日子真是太幸福了。
没有人知道齐铁嘴在办公室里跟张启山说了什么,连续一个多月带头加班的老板居然大发善心地放了所有人回家,还好心地多给了半天假期,幸福来得太突然这些员工表示嫂子你是天使求求你每天都来一趟吧。
张启山和齐铁嘴回去的时候没有开车,也是像齐铁嘴来时一样选择慢慢走回去,雪还没停,齐铁嘴看看要风度不要温度穿得中看不中用的张启山,摇摇头,展开特意围上的加长围巾,把两个人围在一起。
张启山也注意到了齐铁嘴只记得围巾却忘了手套,于是他贡献出自己的,把左手那只给齐铁嘴戴上,他自己戴右手的,两只带着手套的手紧紧地牵在一起。
这个姿势走路两个人身高相仿倒也不觉得别扭,就这么头挨着头,肩靠着肩走着,牵着的手也没分开。
“这是这个冬季的第一场雪,”齐铁嘴开口,“不久之后就快过年了吧。”
“嗯。”
“今年把两家的老人聚到一起,还有日山皮皮他们,趁着过年去旅游吧。”
“听你的。”
“还有啊……”
声音渐行渐远,齐铁嘴来时踩的一排脚印,回去时变成了两排。

就是个没头没尾的小甜饼,因为天太娘了给我冻出来的小段子,大声告诉我
甜!不!甜!!!

评论(5)
热度(65)

© 🦋美霆的兔耳朵冷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