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花青梗不远
医箱内古老姓氏不远

【一八】假如佛爷是日军间谍(19)

昨天夜里的小甜饼好吃么?
小天使们吃得开心么?
醒醒起床接刀啦~~~
————————————————————————
那一夜的大火的消失就像它的出现一样突然,而被烈火吞噬的只有那曾经辉煌的张府宅邸。
  还有张府曾经的主人。
  张启山。
  没有人去深究过他的下落,就好像全都默契地当做从没有过这样一个人。小贩的吆喝照响,百姓的日子照常,而九门的各门当家韬光养晦,都在积蓄力量等待重建九门。
  若说变化,便只有一人,九门的奇门八算齐铁嘴,从那夜起,齐铁嘴就像是变了个人。
  从前爱笑爱闹的人变得沉默寡言,灵动的眼睛也变得黯淡无光。就好像随着张启山的消失,连带着齐铁嘴的灵魂也不见了。
  他把盘口交托给了小满,除了算卦没有人再能见到他,他更多的时间是闷在自己的房间里,不让其他人进去,连打扫都是亲力亲为,他也很少出门,吃饭都让小满放在房门外,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房里做什么,只是小满经常能听到他在自言自语,但是他的声音很低,小满听不清他到底说了什么,其他九门的当家也来过,但都被拒之门外,看到他这样子,他们劝过也骂过,可是没有用,他们都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可他们谁都没有办法,毕竟,没有人能再给他一个张启山。
  就这样过了很多年,持续了很久的战争终于结束了,日本人没再进犯过长沙,他们只知道长沙城外又出了一位军官,带领着军队守卫着长沙,只是从没有人见过他。这跟他们猜想的不一样,他们以为张启山的消失会激起日本人的怒火从而让他们向长沙百姓泄愤,现在这种情况明显出乎他们的意料,只是没有人再深究过为什么,战时的百姓脑子里只有活下去,安稳的日子能过一天都算赚的,哪还有力气再想是为什么。
  齐铁嘴浑浑噩噩地过了很久,直到有一天,一个久违的老朋友撞开了他香堂的大门,然后丝毫没把小满的阻拦放在眼里,直接闯进了齐铁嘴的房间。
  齐铁嘴仿佛早就算到他会来一样,他打开门,齐铁嘴坐在桌边,刚好蓄满两杯茶。
  挥手让慌张的小满出去,齐铁嘴举杯,向着来人:“张副官,好久不见。”
  来人正是张启山曾经的副官,他的堂弟,张日山。
  他早已不是副官,他现在身上穿着和当初张启山一样的军装,一样的深绿色,一样的威风。
  副官没有理会他,只是三步并两步地走到他面前,一把拽起他,咬牙切齿地问,“齐铁嘴,我哥……佛爷呢?!佛爷被葬在哪了?!”
  齐铁嘴挥开他的手,坐下继续喝着茶,并不答话。
  “……我知道那天我们撤退后你去了那里,我以为你会带佛爷离开,可是没想到,你居然杀了他,齐铁嘴,你怎么忍心?!”
  “后来的事你怎么知道的?”
  齐铁嘴对副官的问题避而不答。
  副官看着他这样子气急反笑,卸了剑拔弩张的气势也坐在桌边,“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佛爷的尸骨在哪?我找不到他的坟,你把他葬在哪?”
  没有回答
  “战争结束了,我要把他带回家乡,齐铁嘴,他漂泊半生,要落叶归根的。”
  “家?回哪个家?他属于东北张家么?还是你要带他回去那个孕育了妖魔的弹丸之地?不,他哪都不能去,他只能在这里。”
  说这话的时候齐铁嘴的表情带着着癫狂,副官也是这会儿才发现他的不对劲,他从没见过这样的齐铁嘴,眼神里透着他看不清的光,还有脸上诡异的笑容,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不曾见过的,甚至让他都觉得汗毛直立。
  看着这样的齐铁嘴,再想想他家传的一手绝学,副官也不敢轻易跟他来硬的,只能缓下语气,“那么至少,你也该让我去祭拜一下他吧,我好歹,也是他的弟弟。”
  “祭拜?”齐铁嘴看着他,嘴角诡异的弧度越来越大,微微点头,像是认可了他的说法,“不用麻烦了,”他站起来,往身后的床榻走去,捏起铺满床铺的被子的一角,然后整个掀开,“看,他不就在这么?”
  被子掀开之后,副官只觉得眼前突然一黑,不受控的眼泪就和冷汗一起流了下来。
  他看见了什么?他问自己,但是他给不了自己回答。
  那是什么?那身军装确实是佛爷的,但是……那是佛爷么?那具白骨…会是佛爷么?怎么可能是佛爷呢?
  “你…”
  副官非常艰难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却嘶哑得自己都听不下去。
  齐铁嘴却没在意他,只是侧坐在床边,伸手抚着那具白骨,神情因为极度的痴迷而变得可怕。
  “怎么了?这是佛爷啊,”齐铁嘴靠着床沿坐下,一边说着,一边抚着床上的那颗头骨,“你看,”他抬头看着张副官,神情癫狂,“佛爷再也不会离开,他会一直在这里,永远不会离开了。”
  张副官不知道那天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只记得自己肯定是又慌张又狼狈,他跑出齐家的香堂,来到曾经的张府,那里现在已经是一片废墟,院中被火焰熏黑的佛像还伫立着,悲悯的目光一直默默地守望着这座城市,张副官跑进已是废墟的宅邸,凭记忆找到宅中的密室,那里虽未曾在火中幸免但幸亏它的位置隐蔽,所以里面的物品还是保存得相当完好,张副官踹开已经残破的房门,径直进去开始翻找着什么。

评论(18)
热度(30)

© 🦋美霆的兔耳朵冷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