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花青梗不远
医箱内古老姓氏不远

【霄何/八一衍生】抱きしめたい(上)

小天使们看清cp是霄何!!!
王霄攻何瀚!!王霄攻何瀚!!王霄攻何瀚!!!
注意避雷~
先做后爱
——————————————————————————
何瀚不知道他是怎么从自己的主治医生面前离开的,在他告知了自己所有的真相之后。
一切都像个笑话,无论是自己一直以来的复仇,还是自己存在的本身,全都是个笑话!
他不顾医生的阻拦,钻进车里像背后有恶鬼追逐一样逃离着,似乎那样就能把刚刚知道的所谓真相远远地抛在身后。
然而他知道,这只是他在自欺欺人。
他用恨意和复仇而支撑到现在的人生其实并不存在什么阴谋和恶意,是他一叶障目坚信父亲抛弃了母亲,后母插足于他们的生活,而那个弟弟,根本不应该存在。
让他活到现在并且事事完美优秀的力量,就是向那些伤害他母亲的人复仇,让他们也尝到被亲近的人背叛伤害的痛苦,而就在他成功的那一刻,一把利剑划开了他的世界灰暗的天幕,真相裹挟着刺眼的阳光将他烧灼得几近灰飞烟灭。
真相是什么?真相就是他错了,父亲始终都对母亲心怀愧疚,后母疼他胜过亲子也不是假象,弟弟依赖他也是真心。
所以错的人,就只是我吗?母亲,错的人,就只是我吗?


门铃响起来的时候王霄正窝在床上看书,跟家里闹翻自立门户之后这还是他难得的悠闲时光,抛开了对父亲的认可的执着,对兄长夹杂着嫉妒的爱戴,和对沈芸的求而不得,他觉得自己连呼吸都变得自由而舒畅,他终于可以活成他自己了。
突兀的门铃声扰乱了他的安静,门外的人让他揪起了心。
门外何瀚的眼睛满是通红的血丝,脸色却苍白得不似活人,王霄从没见过这样的何瀚。
夏末的天气还有些闷热,可是王霄握住的何瀚的手却冰凉彻骨,他甚至能感觉到何瀚一直在微微发抖。他把他拉进房间,何瀚乖顺地跟着他,王霄让他在坐在床边,自己去给他倒了杯热水。
何瀚机械地接过杯子,并没有喝只是拿在手里,他微微低头让丝丝缕缕的热气蒸上来,但那也并没有给他苍白的脸色带来什么改变。王霄站在他面前,几次想开口,但都是话到嘴边又消了音。
好像知道王霄的纠结,何瀚抬起头,眼睛通红目光疲惫,他扯开嘴角笑得勉强,“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是我现在没力气说,给我点时间好么?”
这样脆弱的何瀚让王霄立刻投降,他这样小心地甚至带点乞求的语气让王霄的心立时软成一汪水,他点头,拿走何瀚手里的杯子,然后让他躺下给他盖好被子,自己坐在床边看他入睡。
何瀚从头到尾都很乖,乖到王霄有些心惊胆战,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何瀚变成这样,他只知道现在他能做的,就是陪着他。
不多一会儿,王霄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何瀚依旧冰凉的手握住,捧在他胸口的位置。
何瀚终于安心睡去。

何瀚没想到居然会一觉无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王霄不在他身边,但是细心地给他留了一盏床头灯,而他本人,何瀚听听从厨房传来的声音,知道王霄在做吃的。
他坐起身,安静地听着厨房里的叮叮当当,蓦地感到安心。
他和王霄的相识特别老套,夜店里酒精催化着人的情绪,放大着快乐或悲伤,兴奋或痛苦,他们两个人对视的瞬间像是嗅到了彼此身上相同的气息,之后的一切变得理所当然。
何氏集团的大公子酒后乱性还是被一个男人压了,试问这件事会对他产生多大的冲击?其实王霄不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何瀚对此真的觉得,没关系。
虽然在得知乱性的对象是个男人并且自己在下位的时候他也怔忡了一会儿,但是王霄的怀抱很暖,两个人的身体也很契合,所以他并不觉得怎样,而难得的是,王霄对此也并不反感,于是自然而然,两个人就成了炮【。】友。
从最初两人就约定好,不干涉不打扰彼此的生活,只谈性不谈爱。一直以来两个人也都好好地遵守着约定,从没越过那条线。
平时除了解决彼此的需要,两人就像普通朋友一样偶尔发个信息问候一下,王霄会提醒何瀚定期复查按时吃药,何瀚也会在工作上给他提供更好的建议,彼此的生活好像除了多了一个朋友以外没有任何改变,只是啊,有些秘密,是在默默中滋生着,只是谁都没有说。
王霄推门进来的时候手上端着何瀚爱吃的家常菜,菜色都是他们偶尔几次出去吃饭时王霄默默记下的,热气蒸腾的香味飘散在空气里,一天都没吃东西的何瀚这才感觉到身体跟他的抗议。
王霄在床上支了一张懒人电脑桌,把饭菜放在上面,自己坐在何瀚床边,看他安静斯文地吃着。
一直到何瀚吃完,王霄都没有说话,就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目光温柔得像初春的风,轻轻柔柔地包裹着何瀚。
何瀚坐在床上,看着王霄有条不紊地收拾碗筷,突然开口,“你不问么?”
王霄坐回床边, “我想问,但我更想等你愿意告诉我。”
何瀚垂下眼,睫毛在昏黄的灯光映照下投了一片扇形的阴影,王霄一瞬间有些鬼迷心窍,凑近他直接吻了上去。

评论(12)
热度(26)

© 🦋美霆的兔耳朵冷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