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花青梗不远
医箱内古老姓氏不远

【锐宏锐】呀!是猫猫!

情人节捅刀清明节发糖的我又来啦!!
猫耳梗,锐宏锐无差
就是一个卖萌小甜饼
别管逻辑,也别管前因后果
比心
————————————————————————
徐宏长了猫耳。
没有任何征兆地,一觉醒来头顶就多了两只灰色的猫耳朵,乖巧地贴在头顶藏在他略略长长的头发里,毛茸茸,软fufu。
仔细看看,三角形的耳朵对折着,外面包裹着一层绒毛,随着环境的细微变化在微微晃动。
得,还是只折耳猫。
这消息在蛟龙一队里不胫而走,徐宏不大的寝室挤进了蛟龙一队除了正在开会的杨锐以外所有的队员,罗星甚至连复健都不做了直接摇着轮椅漂移过来。
徐宏乖巧地坐在自己床上,平日连拆弹的时候都镇定自若的大眼睛里难得的闪着丝丝缕缕的慌张,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这种情况还是因为蛟龙一队队员眼里从没有过的炽热好奇。
六个人外加一个坐轮椅的半包围了徐宏的床,一个离得比一个近,其中就数队里的天线宝宝,一直被徐宏当儿子养的庄习习同学凑得最前,清秀的脸蛋都快贴到他副队头上了。
可能是耳朵上神经更多要更加敏感,从而放大了所有的感觉,天线宝宝呼出的气息打在上面,徐宏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
“小羽毛你别靠那么近!”陆琛看到副队的反应第一个拉了拉庄羽。
庄羽看了陆琛一眼,默默地退后了一点点,只有一点点。
“呃…师父,”佟莉犹豫地开口,“你这…什么情况?”
“我也不知道啊…”被自己徒弟质问的徐宏抬头看着包围了自己的队员,一双卡姿兰大眼睛的上目线再配上头顶的猫耳,杀伤力是呈几何倍数地增加,就连皮如陆琛拽如顾顺之流都捂心口默默咽下一口被萌出来的老血,更别提纯良的石头庄羽他们了。
“不是说建国之后不能成精嘛?”罗星摇着轮椅贴近徐宏,“奶妈同志,您这算成精还是返祖?”
不得不说,罗星,你真的很星!
“滚蛋!”徐宏笑骂了他一句,头上的耳朵又随之抖了抖。
“天哪这居然是真的……”蛟一最高的甜汉子石头哥哥一边感叹,一边捂着脸企图掩盖下自己险些暴露的少女心,当然这没什么用,古铜色的脸上印着的两朵红晕,正好在他高级的颧骨上,突出又明显。
天线宝宝此时已经脱离了皮皮陆的掌控,再一次凑近他副队,双眼死盯着他副队头顶的猫耳,生生把徐宏看得又一抖,眨巴眨巴的大眼睛略带惊恐。
“副队…”天线宝宝直勾勾地看着徐宏,说话声音依旧软糯,但说出的内容让徐宏哭笑不得。
“副队,我能…摸摸它么?”天线宝宝刚说完,根本不给徐宏拒绝的时间,直接伸手照着徐宏的猫耳揉过去,还没等一向宠儿子【划掉】队员的徐宏想好躲不躲,天线宝宝就被陆琛拦腰抱住,“小羽毛你别作死!被队长知道练吐了你!!”
“但是太可爱了!”被抱住还不死心的天线宝宝伸着胳膊一个劲儿扑腾,“让我摸一下!一下就好!!琛哥你放开我!”
向来对庄习习有求必应的徐宏看他实在喜欢,想着被摸一下也不会怎么样,刚要松口应了他,没想到杨锐这时候踹门进来了。
“都干什么呢?!训练不做复健也不做挤这里干嘛?!”
声音不大却瞬间让整个房间安静了下来,队员们自觉地闭嘴然后给杨锐让出一条路。
杨锐看着反常的队员们,一边往里看一边琢磨着一会儿怎么练他们,直到看到坐在床上的,他的大眼萌。
“嘶………”
离他最近的佟莉和李懂发誓,他们绝对听见了队长倒抽一口凉气然后咽了咽口水的声音。
“徐宏你这……”
“不知道怎么回事,”徐宏温温柔柔地笑着,“一觉醒来就这样了。”
“队长…你看这…”
“队长,我要不要汇报上级?”
“队长,要不要送副队去医院?”
“队长,我好想摸摸…”
“队长…”
“队长…”
不知道谁带头,蛟龙一队的精英们七嘴八舌地在杨锐耳边叽叽喳喳,听得本就蒙圈的杨锐更是一个头两个大。
“够了!”一声大喝,截停了所有人的话头,杨锐端起队长也是家长的架势,“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们是蛟龙的特种兵!就要具备从容应对一切突发状况的素质!看看你们现在!像什么样子?!”
几句话训得几个人瞬间就安静了,杨锐满意地看着,继续命令,“现在,徐宏以外的所有人!负重十公里!午饭之前回来!罗星,你继续回去复健!”
刚刚还兴高采烈的几个人立马蔫了,腹诽着队长一沾到副队的事就双标嘴上还是乖乖道了声“是”做鸟兽散,满当当的寝室立刻空了下来,就剩徐宏和杨锐大眼瞪小眼。
“徐宏…”终于还是杨锐打破了寂静。
“嗯?队长?”
“徐宏…”杨锐慢慢走近徐宏。
徐宏伸出手杨锐立刻握住,“我在呢队长。”
“徐宏…”杨锐探出他的另一只手,目标,徐宏头顶!
“我…我能摸摸么?”
“……”徐宏看着杨锐微红的脸颊,笑得温温柔柔,“好啊(* ̄︶ ̄)”

评论(33)
热度(184)

© 🦋美霆的兔耳朵冷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