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花青梗不远
医箱内古老姓氏不远

【正副队/锐宏锐】月夜

题目瞎起的
不吐便当不吐残肢
正副队互相安慰
锐宏宏锐无差
上次的投票票数最多的是后勤组的猫耳梗还有我万万没想到的反派副队梗
都在着手写了只是没想到先写完的是正副队互相安慰😂
看着玩吧
————————————————————————
杨锐认识徐宏很多年,但是他很少很少见到徐宏的眼泪。
就连坐在从伊维亚返程的直升机上,脚边是两个战友的遗体,身边躺着的军医断了一条手臂,他伤得不轻却要独自一人带着他们回舰上时,连杨锐自己都哭了,可徐宏,握着他的手给他力量的徐宏,一双大眼通红着眼眶,忍了又忍,到底也没让眼泪掉下来。
那一刻杨锐觉得,他的副队,他的徐宏,大概才是整个蛟龙最强大的人吧。
可是现在他看到了这个他眼中最强大的人的眼泪。
临沂号载着侨民返航,从亚丁湾到祖国,5000海里的距离隔绝了生和死,波涛翻覆了英灵。不知情的人们还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庆幸和回家的喜悦中,而被战火洗礼后的战士们始终夜不能寐。
杨锐躺在宿舍的床上翻来覆去,从战场上回来他就被失眠折磨着,就算勉强睡去也是彻夜的噩梦,梦里无数次地重现着石头和庄羽最后一身的血,还有陆琛的断臂以及徐宏跳出坦克后自己听到的枪响。梦做到这里他再一次被惊醒,在一片漆黑中坐起身,明亮的月光泻了一地,杨锐发现本应睡在他隔壁床的徐宏不见了。
徐宏中了两枪,幸而是在手臂和大腿,没打在要命的地方,相比石头庄羽陆琛的情况他真的算轻的,军舰上随行的军医包扎缝合确定没有感染之后就让他在寝室里静养,而和他同寝的杨锐自然就成了他的临时护工。
可是这个护工被噩梦吓醒之后发现自己护理的伤员不见了。
杨锐稍微思考了一阵就大概确定了徐宏的位置。
他披着外套,手里还拿着徐宏的那件,然后走向了他们在舰上的训练室。
果不其然,徐宏在这里。
看到那个坐在训练室里的身影的时候,杨锐还为自己对他的了解而开心了一瞬。
徐宏隐藏在训练室的黑暗里,半封闭的训练室没有门,月光大方地洒进来,杨锐把外套给徐宏披上,嘴上的担忧却说得温柔。
“你伤还没好,需要多休息。”
徐宏没动也没回答,似乎杨锐的到来在他的意料之中却也没有对他产生任何影响,他就定睛看着面前的训练器械,大而明亮的眼睛里闪着变幻莫测的光。
“起来,”杨锐弯腰去拉徐宏没中枪的右手,“跟我回去。”
徐宏没动,反而摇了摇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队长,你看。”
杨锐顺着他眼神的示意回头看过去,训练的器械静默着,徐宏的声音比这静谧的夜还温柔。
“你看那里,那个单杠,小羽毛和懂儿总是跟石头较劲,一较劲就要跟他比谁能在上面坚持的时间长,不是我看不起他俩,真是他俩捆一起也杠不过石头,石头那体能,那身材,你说一个天线宝宝一个用眼决胜杠一个机枪手这不是找死么?”
“好了徐宏,别说了…”
“还有那边那吊环,陆琛和小莉最喜欢比这个,小莉真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女战士,不是我吹自己徒弟,而是小莉绝对担得起一句巾帼不让须眉。”
“徐宏…”
“可惜了啊…陆琛没法再练这吊环了,他再厉害一只手也吊不住太久啊,还有那单杠,以后只能懂儿自己玩了…”
“徐宏…别说了,夜里风凉,跟我回去吧…”
“还记得以前罗星还在的时候说过我拿小羽毛当儿子养么?”徐宏终于看向杨锐,大眼睛对上担忧的目光,徐宏停了一下继续说,“整个队里就数他和懂儿最小,懂儿有罗星罩着护着,我这个全队的奶妈不得宠着点小羽毛啊,不过谁曾想陆琛那个皮猴对小羽毛存了不一样的心思,我要是早知道还能给他们制造点机会,现在可能也就少了点遗憾…”
“…徐宏啊…”
“就跟石头似的,”杨锐不知道徐宏想到了什么,唇角爬上了一丝笑意,“好像除了小莉所有人都知道石头喜欢她了,我上次逗小莉要跟她比腹肌,不过也是给石头助个攻,谁知道咱家的两个机枪手都这么迟钝啊…”
“徐宏…”
“可是他张天德真就是块石头,到死他都没跟小莉把话说明白,可我那傻徒弟到底还是知道了,你说咱家就这么一个姑娘,又是个认定了就不改的性子,这后半辈子不也就耽误了?”
“好了徐宏!!”杨锐终于听不下去,也看不下去他明明蓄了满眼的泪却仍旧强撑着笑容用回忆凌迟着自己,他的一声断喝终止了徐宏的话,也成功地让泪水从徐宏的眼中落了下来。
杨锐抱住徐宏,他俩一个坐一个站,高度的差距让徐宏只能埋首于杨锐的胸口,杨锐用尽全身力气抱住他,然后感受到胸前的衣服慢慢潮湿。
“徐宏,回不来的人始终回不来了,从成为了蛟龙的那天起我们对死亡便都有了觉悟不是么,”杨锐的声音也充满了哽咽,“国家和人民不会忘了他们,我们更不会忘了他们,而只要我们记得他们,他们就还在…徐宏…未来的路可能仍旧崎岖,蛟一不散,还有人需要我们,所以我们就得撑着,带着这份遗憾,带着这份悲伤,还得走下去!”
到最后杨锐的劝解已经毫无章法,甚至说到最后他自己也只是默默地流泪什么都说不下去,怀里的徐宏在无声地流泪,没受伤的那只手抓紧了杨锐背后的衣服,此时两个人再不是蛟龙一队的家长,而是像两只受伤的幼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互相舔舐着伤口,接收着彼此的泪水。
过了很久很久,杨锐听到了怀里徐宏闷闷的声音,“…是,队长。”
坚定一如既往。

评论(5)
热度(49)

© 🦋美霆的兔耳朵冷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