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花青梗不远
医箱内古老姓氏不远

【璧花】旧影归(上)

小天使们圣诞快乐呀🎄


送上璧璧小神仙和花花小可爱给你们鸭~


—————————————————————————

花无谢是在自己的后院捡到的连城璧。


这时候的连城璧还是小小白白的一团,不知是经历了什么,缎子一样光滑的皮毛上粘了点点灰尘,倒是美玉微瑕。


啊,忘了说,连城璧是只白狐,虽开灵智已有一千余年但外形还是未成年的幼崽样,身子小小皮毛雪白,在花无谢院子里开得最灿烂的一株桃树下乖巧地团成防御的姿势,一条蓬松的大尾巴把整只狐围得密不透风。


这天,花无谢本是想在院子里选几朵开得漂亮的桃花给老祖宗和娘亲还有几个嫂子妹妹们送去,却不料刚走到院子,就看到了桃花树下的一团白。


还有几瓣桃花瓣给这团白点缀了点点嫩粉。


花无谢本就柔软的心一瞬间几乎化成了一湖春水。


他快步跑到树下,宽大的袍袖随着他的动作舞成一片流云。

花无谢伸出手轻轻地将卧在树下的一团白绒绒抱起来,触手的柔软温暖几近融化了他整颗心,而白狐也没有抗拒,只是在他怀里懒懒地一抬眼,看这个娇憨的小公子一脸惊喜爱怜地看着他,便复又埋头睡了。


丝毫没有整只狐都落在别人怀里的自觉和危机感。


不过连城璧才不担心,虽然原型是一副幼崽样,但好歹实际也早已成年,外加身负一千多年的修为,捉妖师尚拿他没有办法,又怎么会被个普通凡人欺负了去。


只是为什么他的原型始终长不大,这也是他自己不明白的事。


他听族里的长辈们说过,很多年前他修炼时出了意外,从此虽人形时没有影响,可原型却退回了幼年时期,从此一直保持了下来。


但是对此他是没什么记忆,他也懒得去想,无非就是原型的时候幼了点,于他没什么损失。


而花无谢明显是对他这样子喜爱至极的。


他抄着手把白狐紧紧地揽在怀里,又不敢多用半分力气,生怕弄痛了怀里的柔软,他低头轻吻着白狐的耳尖,看它抖了抖毛毛,心里是说不出的喜欢。


“你是找不到家了吗?还是喜欢这棵桃树?如果可以,你愿意留下来吗?”


花无谢不知自己怎么了,明明知道怀里的只是只狐狸,却总觉得它能听懂他的话,他又拢了拢手,见白狐丝毫没有逃走的想法,于是就默许了自己能把它抱回家的念头。


桃花开的正旺,可花无谢被怀中的白狐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完全忘了给家里女眷们摘桃花的念头。


他抱着白狐回到房里,吩咐丫鬟去老祖宗的库房里找来最柔软的布料,然后叫人找来京城里最好的匠人,用上好的金丝楠木给白狐赶工做了个舒服的窝。


完工后还不放心,自己用手在里面铺了又铺按了又按,直到确定不会让白狐感到半分不适,才把狐狸小心地放进去。


白狐卧在里面,蓬松的大尾巴扫扫身下的布料,微翘的嘴角漾开更大的弧度,似是对花无谢的安排表示满意。


花无谢乖巧地蹲在旁边,看着白狐静静地睡着,不知不觉日头便过了大半。

评论(2)
热度(47)

© 🦋美霆的兔耳朵冷冷🐰 | Powered by LOFTER